新闻是有分量的

沧州人曾引领百年文明结婚潮流

2021-04-16 09:07栏目: 社会

今年5月28日,酝酿了66年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终于经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,明年1月1日起施行。施行之日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废止。

《民法典》的酝酿、通过,见证了一个民族法制建设的艰难历程。在被誉为“社会生活百科全书”“民事权利宣言书和保证书”的《民法典》里,《婚姻法》所包涵的文明结婚这一精神被继承延续,从清末民间萌芽,到后来的法制保证和逐步完善,文明结婚观念跋涉了一百多年。


沧州人曾引领百年文明结婚潮流

民国文明结婚仪式


结婚自由、离婚自由是文明结婚的核心。旧时代结婚,凭的是父母一句话,离婚是男方的一纸书,当事人意志被剥夺,因此酿成过无数悲剧。当今社会,虽然法律上早已规定结婚自由,但父母强行干涉的现象并不少见。文明结婚的道路在民间依然曲折。

很多人可能不知道,在文明结婚百余年的行进之旅中,沧州人曾远远走在前面,向后来人招手。

1905年9月1日,《申报》刊出一则沧州人当日结婚的消息。今天看来,结婚纯属私事,除非翻出新花样,几无新闻价值;但当时中国报纸的龙头老大予以刊登、记者不厌其烦地抄录全部仪程,当时的《女子世界》也派记者采访报道,并成为当代研究者们频频引用的一个典型资料。可见这桩婚姻的社会意义非同一般。

这则消息保留了文明结婚非常完整的资料。时间:光绪三十一年八月初三;地点:上海张氏味莼园安垲第;主婚人:张园主人张鸿禄。婚仪分三步:结婚礼、行见家长礼、受贺礼。这次婚礼与当代婚礼大体相同,不同的是中西合璧的色彩更为浓厚。张园是私人所造但对外开放的花园,安垲第是园中最有名气的西式建筑。带有西洋背景味道的婚礼,不废中国传统人情,尤其是新人对尊长行磕头礼,也不染西方教堂结婚的宗教色彩,更摒弃了中国《仪礼》所规定的繁琐程式,文明结婚的新气息扑面而来。

结婚证书上说:结婚男子刘驹贤,字千里,直隶省天津府盐山县人。结婚女子吴权,字小馥,安徽省安庆府桐城县人。因周舜卿、薛南溟君之介绍,遵守文明公例,两愿结婚,订为夫妇……永协和好,合立证书。


沧州人曾引领百年文明结婚潮流

刘驹贤用印


仪式文明之外,结婚自由在婚礼上得到书面宣扬和保证,主婚人展读证书被置为首位程序显要次序,并由新人、主婚人、介绍人现场盖章。这虽不具有现代社会国家颁发结婚证的法律意义,但却有了由公序良俗的观念予以确定保护的意味,介乎社会契约和法律之间。证书将现场的双方父母排除在外,把与违背自由结婚新观念的“父母之命”隔离得清清爽爽。一纸之外,是千余年顽固的保守观念;一纸之内,是新兴的文明和自由。

新人吴权和刘驹贤都是新学堂的学生,刘驹贤精通多国语言,婚后去欧美游学,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,曾任内务部佥事。1921年曾赴吴桥桑园防治那场从东北爆发绵延至全国的鼠疫,是著名藏书家,1956年病逝。他的藏书,是当代拍卖会上藏书家追逐的善本。

吴权的父亲是盐商,不太出名,有名的是她伯祖父吴汝纶。吴汝纶是桐城派代表作家,曾国藩的四大弟子之一,京师大学堂总教习,近代民主主义教育家。她还有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姑姑“万柳夫人”吴芝瑛。吴芝瑛因诗、文、书三绝,被慈禧太后召进宫内以备顾问,在北京时与女侠秋瑾是邻居好友。秋瑾提倡新学堂同学缔结婚姻,认为既互相了解,又有共同的文化教育背景,先进于两不见面的旧婚姻。秋瑾就义后,吴芝瑛和徐自华冒死收殓安葬,并撰写秋瑾传记。清廷爪牙曾欲加害之,她致书两江总督端方说:“是非纵有公论,处理则在朝廷,芝瑛不敢逃罪”,竟得以保全。

刘驹贤的父亲,就是出生于今沧州黄骅的翰林刘若曾,有孝子之称。他曾赴欧洲考察政治,儿子结婚时,他任长沙知府。1906年后相继任大理院少卿和正卿,致力于宪政、推动司法独立,编纂近代法律意义上的《大清民律草案》,是近代中国司法独立和民主进步的先驱。一对新人在这样的开明家庭中成长,缔结文明的新式婚姻当不是巧合。


沧州人曾引领百年文明结婚潮流

沧州人曾引领百年文明结婚潮流

冯国璋致刘若曾信札